拜拜

别说再见好吗

以前想当个作家的,
没想到后来成了剪刀手。

好久没写过东西了,
等空下来想试试。

想写最喜欢的双向暗恋。
希望文字功底没有太过退步_(:ᗤ」ㄥ)_

我们的故事永远未完待续。

晚安。

【签证cp】空想

研墨台里的猫:

随笔小段子。


先后看了cy和mr巡演。


  
  若是在那样的灯光里亲吻他,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淡蓝色的灯光。还有干冰带来的烟雾。
  那个孩子的眼睛里闪烁着粼粼的光辉。
  
  
  古老的河水拍击着河岸,溅起泛白的泡沫和水珠,连绵的、声势浩大地横亘在两个世界中间。马伯骞忽然觉得他和台上的周震南离得那样遥远。
  
  想起毛老师曾经在最后一场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之前说的,那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站在一个台上。
  那时他在冷光里晃了神,看着身边小孩白嫩嫩的脸发呆,脑子里想的全都是亲上去。周震南撞他一下叫他,他回过神抓住周震南微微挣扎的小手,笃定地小声说着:“不会的。”
  
  可竟真的一语成畿。
  
  等他从美国回来,就不认识周震南了。
  他微信里的周炸鸡还是任性、爱闹,有点小脾气都撒给他。他微博里的新生代小偶像还是常发些自黑和日常,他循着微博上的消息,充了个会员去看了委屈巴巴又倍受宠爱的小红花哥哥。
  
  
  
  可是不管是他从美国跋山涉水地赶回来,还是费劲求经纪人参加这个节目,到底错过了周震南的生日,也错过了周震南的成长,再见面,就有些不认识他了。
  
  台上的那个周震南,是V,是Vin,是他最早遇见的那个无情酷炫的少年,身体里埋着无限的生命力。
  
  马伯骞不自觉地退了一步。
  
  他突兀地生出了恐惧和欲念。
  
  他惧怕周震南空荡的眼神,哪怕扫过他的脸,也没流露出一丝柔软的波动,好像两个人从不认识,也没有关系。
  可周震南舞动的腰肢,振动的脉搏,直到今天清晨都还被缠绵在他的被褥间,被他圈在怀里,用手掌、手指,一寸寸地抚过,是他的所有之物。
  
  
  若是在这个时候走上台。
  
  穿过那些喷薄梦幻的干冰浮烟,和高高低低的台阶。
  要小心避开那些疯狂舞动的dancer,还要悄悄地,不吓到正专心跳舞的孩子。
  
  需要突然发力抱住那孩子,以免拖拉的动作伤害到他本就有旧疾的腰,要注意他乱蹬乱踢的腿,万一挣扎的幅度太大他就抱不住他了,摔了他就遭了。
  要把他困在自己怀里,让他的头紧紧贴着自己的肩,不给他去拥抱别人的机会,不给他拥抱别人还笑起来的机会,让他只看着自己。
  
  那双有杀气的、灵气的,盛满了银河的眼睛,自己的脸在星辰之间。
  然后捏住他肉嘟嘟的小脸亲下去。
  
  樱花布丁一样的唇一定软软的,还有草莓唇膏的甜味,小孩子一定被吓坏了,滑嫩的舌尖肯定忘记动,他就用自己的卷着一起。小孩子脸皮薄,一亲上去就染上一层胭脂,化了妆也没关系,耳尖…总是烫的。
  
  
  这样做会毁了周震南的一场秀。
  
  可他会得到一个吻。
  
  
  
  
  —把这个脑子里都是废料的马老师拖出去的fin—
  
  

please  stay  with  me

斯文人.:

***occ


“ try ”的马老师版


马伯骞很喜欢周震南,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其实马伯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周震南的。或许是周震南第一次对着马伯骞哈哈大笑的时候,或者是周震南第一次撒娇让马伯骞吃炸鸡的时候,或者是周震南第一次为马伯骞哭的时候。马伯骞弄不清,但反应过来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对于周震南上了瘾。



马伯骞笑了笑,本来自己也不是一个没脾气的人,对于某些事还会有自己的底线,但是遇到周震南之后就真的变得没脾气了 ,甚至周震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变成了自己的底线。但也仅仅限于周震南一人,对于他这种双标的行为,身边的朋友表示已经无话可说了。



但当马伯骞发现自己喜欢上周震南的时候,就开始害怕了,并不是怕周震南不喜欢自己,而是怕周震南讨厌自己,甚至远离自己 ,那马伯骞来说就是死刑,那他宁愿默默的陪在周震南身边,这不是为了周震南,是为了他自己,为了那颗碰到关于周震南的事情就心跳不止,远离周震南就被思念折磨不能忍受的心脏。



马伯骞一直都觉得自己很自私,但凡是关于周震南的东西,他就根本无法大度起来,甚至自私到想把周震南藏起来,对别人说他是自己的,只是马伯骞的。但马伯骞做不到,可能是因为太过于喜欢了吧,以致于喜欢到不敢让周震南知道。



所以马伯骞开始对所有人都好,装作周震南也只是其中之一,但其实周震南是唯一的,只不过他不知道罢了。马伯骞会帮其他人去买东西,因为周震南的零食没有了,马伯骞会帮朋友买药,因为周震南的腰又疼了,马伯骞会在开心的时候抱身边的人,因为马伯骞只是想在开心的时候抱住周震南。



但周震南始终又是马伯骞最独一无二的。对于周震南的零食,马伯骞总会精挑细选,对于周震南的药,马伯骞总会格外认真和仔细,对于周震南的拥抱,马伯骞总会比抱其他人要用力几分,仿佛要把周震南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周震南至于马伯骞来说,就像是月亮。在漆黑的深夜的高空中静静的挂着,看似高冷,冷漠,对于身边一切都漠不关心,毫不在意,但其实比任何人都在乎,甚至敏感。可周震南知道这世间百态的黑暗和丑陋,却仍然以自己的赤子之心去温柔以待他人,就像那皎洁无暇的月光撒在漆黑的夜里。对于马伯骞这种早已明白这世界是黑暗的人来说,周震南是他的光,是他在这世间唯一的救赎。马伯骞在国外的时候总喜欢抬头看月亮,那是他力量的源泉和全部。


马伯骞想,只要周震南在自己身边就行了。


so, please stay with me, no matter in what capacity.


所以,请待在我身边,无论以什么身份。


当周震南在发微博之后,马伯骞几乎是第一时就知道了,周震南是他的特别关心。但在周震南发微博之前,马伯骞就知道了,周震南一定会安慰粉丝的。节目马伯骞一直都有看,可当马伯骞看完最新的一期后就开始怒火中烧了,录制这个节目就已经让周震南疲惫不堪,力不从心,现在节目剪辑还乱剪,马伯骞简直是不能忍了。



马伯骞立马就想带着周震南离开这节目了,可理智又告诉马伯骞不能这么做,对于像他们这样的新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目前为止有限的资源中的一个,周震南需要这个舞台,马伯骞也是。这种无力感一直困扰着马伯骞,有时候甚至讨厌自己现在这个身份,可又想到万一自己也不在这个圈子里了,周震南怎么办。



算了,马伯骞揉了揉额头,昨天已经快三点了他还没入睡,待会还有彩排呢。刚想闭眼休息一会,眼前又浮现出周震南的微博,短短的十六个字,可压的马伯骞的心脏好疼,仿佛周震南每发的一个字都在捏着马伯骞的心脏发的,周震南那么坚强的一个人该是有多么委屈才会发出这样微博。马伯骞想,快疯了。



根本就休息不了,马伯骞决定还是给周震南打个电话。点开那个早已熟记于心的电话号码,嘟嘟嘟的电话声和马伯骞的心跳声混合在一起,等待着一个叫周震南的男孩来抚平它。


电话通了。


“喂?阿南”笨蛋啊马伯骞不是阿南还能是谁


“嗯”阿南肯定不开心了


“你还好吗?”靠,不是说不开心了吗


“还行啊”骗人周震南,明明不开心


刚想安慰周震南的时候,却到马伯骞排练了,本来马伯骞想先敷衍一下再安慰周震南,结果周震南要挂电话了,马伯骞只好心不甘的挂了电话,再情不愿的排练。


到快上场的时候,马伯骞心里还是惦记着周震南,只好用手机看看周震南的照片,以缓相思之苦,却看到了周震南发来的微信。



打开微信听语音,明明上一秒才听完,下一秒又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what!!!周震南向自己表白了!!!马伯骞忍不住,又听了一遍又一遍,只为了确定心中那个一直渴望却不可求的答案。


四分多钟的语音,硬生生被马伯骞听了二十多分钟,直到要上场了,才舍得放下手机。反正马伯骞他觉得在他所知道的四字成语中没有一个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了。


站在舞台上,马伯骞差点忘了自己要唱什么了,满脑子都是周震南带有哭腔和独属于周震南味道的歌声,心里的滋味说都说不清楚,有心疼,有心软,但更多的是那种不可言语的开心,激动,兴奋,他感觉心里头在不断的放烟花,还是五颜六色的那种。



当晚的演出马伯骞表演的十分卖力,是相当的卖力了,他把心里的感受完完全全发泄在歌里,直到歌唱完了,马伯骞脸上的笑都没放下。结果就是马伯骞表演的太过于卖力了,脖子上带的大金链子直接砸到他的头上,还砸出血了。粉丝们纷纷表示心疼,马伯骞本人根本不在意,还傻乎乎的发微博安慰粉丝,然后就直奔周震南酒店去了。



马伯骞在去的路上还一直循环周震南的语音,一直练习要和周震南说的话,以至于司机叫了好几次,马伯骞才回过神来。


马伯骞下了车,深呼吸一口,拼命的压抑住心中的激动,走到周震南的房门只需十分钟 ,马伯骞却仿佛用了几个小时,用完了全部的力气。


马伯骞敲了敲房门,等待的那几分钟是马伯骞认为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为止,最漫长的几分钟。打开房门,是眼眶红红的周震南。马伯骞知道周震南的惊讶,也明白周震南的伤心,可是一想到是因为自己,自己就止不住的心疼,真的是造孽。



“进来吧”周震南的声音都显得有些颤抖,马伯骞跟着周震南走进去,看见周震南想伸手开灯,突然想到自己头上的伤,马伯骞不想让周震南知道,万一让周震南知道是因为他受得伤,估计又得哭了,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



于是马伯骞立马制止住他,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上,让周震南感受自己的此刻如战鼓般的心跳,刚才在车上想说的话忘记的一清二楚了,马伯骞只能把此刻最想说的话说出来,然后他听见自己说,自己早已喜欢上周震南,让周震南待着自己身边,以男朋友的身份。


“i need , please stay with me as my lover ”


我只是需要,你以我的爱人身份待着我身边。


马伯骞原本那种希望周震南待着自己身边,不管以什么身份的想法早已消失,他要周震南光明正大的待着身边,所以马伯骞想,周震南你就答应了吧,你流的眼泪让马伯骞用一辈子来偿还吧。


马伯骞抱着周震南好久好久,周震南都没有回答,但是马伯骞就静静的抱着他,感受周震南微微的颤抖和呼吸,然后他就听见周震南说


“嗯”


一个略带有周震南的哭腔和撒娇却又充满力量和坚定的“嗯”变成了一个小火花传入马伯骞的耳里,让马伯骞眼眶发红,鼻头发酸,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回应周震南的是一个来自马伯骞更加用力的拥抱。



自此以后,马伯骞就很少抬头看月亮了,因为他要忙着侧头看待着他身边的周震南啊❤️



——————————————————————


i need you stay with me, at the same time ,i want you to love me.


我要你待在我身边,同时又要你爱我❤️

Try

斯文人.:

***occ


周震南真的很累了。本来一心只是喜爱音乐,进入到了这个圈子后,就已经在心里做好了打算。可是当真的遇上了让自己伤心的事情,心里真的是止不住的难过。


毕竟还只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孩子啊。


可周震南还是一个要强的人啊,拼命跟自己说,为了音乐怎样都行,自己能够忍受下来,还发了微博,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等来了粉丝和朋友都说他思想真的很成熟,心疼自己的评论。可周震南却偏偏没等来那个人的安慰,即使只是一个嘲笑自己的评论也好,仿佛都能给自己再带来一点勇气,就一点点都好。


周震南现在如同一个身处冰窖的人,渴望着一束名叫马伯骞的光照射在自己那个已经疲惫不堪的心上,哪怕就一点点,也能温暖自己那颗心了。


周震南手里拿着手机,心里却不停的打鼓。


“扑通,扑通,扑通”越来越慌,他现在应该有空了,要是看到了早就回了。周震南心里想无论微博还是微信,求求你了,马伯骞你快救救我吧,哪怕你不喜欢我,算我求你了。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可没一个消息是马伯骞发来的。


“笨蛋”


周震南轻轻说了一句话。好像是在骂马伯骞,又好像在骂自己。打开手机软件,带上耳机,点开那首自己最近一直在循环的歌,还没开口周震南就哭了,不知是歌词太动人,还是旋律太美妙,他哭的一塌糊涂。


if i walk ,would you run?


我的靠近会让你却步吗?


if i stop,would you come?


我的止步会让你靠近我吗?


if i say you are the one ,would you believe me?


如果我说你就是我的唯一,你会相信吗?


周震南觉得每唱一句,就打在自己的心,疼到无法呼吸。马伯骞你怎么就不知道呢?周震南一边哭一边想着,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你,你怎么就不知道呢?周震南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开口说


“马伯骞,你就装吧,明明知道”


明明是一句骂人的话怎么就听起来那么让人心碎呢?


周震南有时候觉得马伯骞就是一束光,照的自己心里头暖暖的,可下一秒他又明白,光,始终是照射万物的,自己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马伯骞就算对周震南再好,也始终不是属于周震南的。


每当周震南想到这个,总会从眼睛里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忧伤,一个本不该在十几岁的人该有的悲伤。对于音乐的这条路上,周震南还尚有粉丝们的支持,可在走向马伯骞这条路上,只有周震南一个人。现在他快要撑不下去了。


三分多钟的歌,周震南就已经把自己和马伯骞一起走过的日子回想完一遍。


突然马伯骞打来了电话,明明上一秒还在祈求的周震南,下一秒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电话打了个措手不及,调整好呼吸,才敢点开了电话。


“喂?阿南”一句阿南就让周震南有些鼻酸了


“嗯”你快安慰我一下


“你还好吗”


“还行啊”不好,我一点都不好


周震南听到从马伯骞那边传来一阵催促声


“马伯骞你快点,到你排练了”


然后周震南听到马伯骞对那人说


“好,我马上来”


马伯骞正打算和周震南说再见,还未开口,就被另一边的周震南匆匆开口道说


“你要是没事,我就挂电话了啊,你南哥可忙了”


“嗯,挂了”之后手机的那边便传来嘟嘟的声音。


还真的说挂就挂啊,你就不能挽留我一下吗,马伯骞?周震南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真没用,周震南觉得自己真的弱爆了,本来一点都不喜欢哭的自己,却为了马伯骞哭了那么多次。


其实除了哭 ,周震南最不喜欢虚伪,不愿说违背自己良心的话,做自己不认同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这次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呵呵,节目组说是为了做音乐,实际上也和那些综艺一样,反正在周震南的眼里就是为了搞笑的,唯一的好处就是能让周震南再次站在舞台上唱歌了,那是他渴望得到的。



可喜欢马伯骞呢?明明一点好处都没有,还让周震南受了一身伤,说遍了谎,刚才明明根本就没有事情可以做,明明还祈求着马伯骞打来的电话,为什么就让他挂了呢?



可能是怕马伯骞开口吧,开口说没空,开口说不喜欢,开口说厌烦,所以周震南每次都先开口 ,仿佛是自己的问题,是周震南没空,是周震南不喜欢,是周震南厌烦了。


就好像,周震南丢掉了他本该有的骄傲,自信,勇敢,独自走上了一条通往马伯骞心里的路,走到一半


周震南抬手擦掉眼泪,心想,其实自己也没有说谎嘛,我确实没空啊。


只不过是,


马伯骞忙着要排练,


周震南忙着想马伯骞,


挂了电话,两全其美嘛。


周震南又想起了那首歌的歌词


if i ask to stay ,would you show me the way?


如果我想让你留下,你会教我怎么做吗?


tell me what to say so you don't leave me?


告诉我,该说什么才能把你留下?


周震南讨厌这样的自己,以往那个勇往直前的周震南呢?不断尝试不同风格的周震南呢?周震南很喜欢尝试新东西,他一直觉得在众多的英文单词中,最喜欢的就是 “try ”这个单词了,勇敢的去尝试,去爱。所以当周震南听到有一首叫做 try 的英文歌时,就毫不犹豫的点了红心。


周震南做了一个决定。他在手机前看马伯骞直播,当快到马伯骞时,他关掉了直播,打开了微信。


他决定表白。周震南一直都知道马伯骞的习惯,再快上台前,马伯骞是不会在看手机了,所以更不会看微信。


周震南决定要唱那首歌给马伯骞听,手指都有些颤抖的点开了了语音,却在点开后突然间忘了歌是怎么唱的,过了十几秒才开始唱。三分多钟的歌,硬生生唱成了4分多钟,唱到一半,周震南就哭了,一边忍着眼泪,一边唱完了歌。最后,周震南说


Victor,do you want to try to be with me?


马伯骞,你要不要尝试和我在一起?


Victor,do you want to try to fall in love with me?


马伯骞,你要不要尝试爱上我?


松开手,发送语音,到发送成功,十几秒钟,花光了周震南仅剩的全部的勇气,自信,自尊。周震南想,马伯骞如果你还不喜欢我,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if i give you my heart would you just play the part


如果我给你我的心,你会在意吗


or tell me it's start of something beautiful


还是会告诉我这是某个美好的开始


发完周震南就下了线,手机放在一旁,整个人躺在床上,紧紧抱住被子,企图可以让自己温暖一点,可当周震南还是躺在床上,抱着被子忍不住颤抖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对马伯骞上瘾了。


已经十二点了。周震南还是躺在床上无法入眠,直播肯定结束了,马伯骞也肯定听了语音,虽然到现在都没回答,可在周震南眼里,马伯骞已经回答了。周震南抱着被子,在房间里不管不顾的大喊


“这次真的要放弃了!!!”


然后还是忍不住把头埋在被子里,大哭起来。


你没法尝试喜欢我,


那换我尝试放弃你。


“咚咚咚咚”敲门声暂时将周震南从悲伤中拉了出来,怕不是刚才喊太大声了,吵到了隔壁吧。周震南迅速起身,整理好衣服,用被子使劲擦干眼泪,即使眼睛还是红红的,周震南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可是好不容易才压抑下来的情绪却又在打开门时看到那个人涌动上来。


当周震南看到马伯骞站在门口时,门外只有一盏昏黄的灯亮着,灯光斜撒在马伯骞身上,显得马伯骞的眼,眉,鼻,唇都格外的温柔,微微翘起的头发都显得格外可爱,就连站在门口微微喘出的气都让周震南痴迷到不行。


虽然门外只有一点点灯光,周震南还是觉得此刻阳光格外灿烂,可能是因为他的太阳来了吧。


“进来吧”周震南尽力抑制自己的情绪说。


马伯骞一言不发的跟着周震南进了房间。周震南本来没有开灯,正打算伸手开灯时,却被马伯骞制止了。马伯骞抓住周震南的手往胸口上一放,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让周震南有些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马伯骞的,然后他听到马伯骞说


“i will not try to like you , because i have long fallen in love with you”


我不会尝试喜欢你,因为我早已爱上了你


“i don't need to try to stay with you,i just need , please stay with me as my lover”


我不需要尝试和你在一起,我只是需要,请你以我爱人的身份待着我身边


然后马伯骞抱住周震南,对周震南说


“和我在一起吧,周震南,让我可以抱抱你,亲亲你,心疼你,安慰你,以你男朋友的身份”


周震南把头埋在马伯骞的肩头,用力吸了马伯骞身上的气味,眼眶有些湿润,他觉得他的心脏又活了过来。过了好久好久,周震南才开口说


“嗯”


——————————————————————


let's get it a try, what if he likes you too ?


去试一试吧,万一他也喜欢你呢?❤️


这篇是以南南角度写的,过几天再出一个马老师的角度的。

关于潮音,关于重逢

😭😭😭😭😭是全世界最好的签证啊

你猜啊:

马伯骞被徐明浩拉进屋来的时候周震南还是没能藏住嘴角那点小得意,眼睛笑得跟个月牙儿似的,嘴巴一抿一脸“我早就知道是你”的模样,连装都不会装。

马伯骞还在配合着走节目组流程明明轮到周震南和自己认亲但是周震南就是不看他,马伯骞一下子急了,“你干嘛周震南,你干嘛不看我。”马伯骞就觉得你一定知道我要来你干嘛不理我,都不看我。你听这熟稔的语气,是怕谁不知道你俩是特别好的朋友吗。

和伍嘉成打招呼,和徐明浩握手,眼睛永远盯着周震南。但是周震南又自己别扭,连转头去看个马伯骞都要偷偷摸摸,告诉我小朋友,你在心虚些什么。

马伯骞不是一个认生的人,他一个话痨到哪儿都能和别人讲一大推大道理,但是进门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周震南。周震南在这个节目里,是比他先开到这里的人,周震南是他唯一的底气,拉着伍嘉成的手看的却是周震南,他就是恨不得所有人立马知道他和周震南的关系,他们是好朋友,好搭档,他们在另外一档节目里被称为最佳cp。他对周震南的关注完全是下意识。

再想一想,距离他们上一次正儿八经的舞台合作已经是半年有余,我猜周震南看到马伯骞的第一眼时候的那个笑一定是想到了他们那个永远都无法忘怀的,让他们从默默无闻走向光明大道的那个盛夏,那个他们一起肩并肩,手挽手,冲破无数阻拦,不管是批评也好,粉丝的打call也好,给他们带来对未来无限期望的舞台。

又怀念又感动又期待还别扭装高冷。

然而即使在这个节目中大部分选手周震南都认识,能够抵消掉大部分他对这个未知舞台的紧张感,但是直到马伯骞的到来才让他真正放松下来,有一个熟悉的朋友在身边总好过一个人单打独斗。

我不相信马伯骞没有事先告诉周震南他会来补位,也不可能不告诉。他们一向是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可以从天亮聊到天黑再到天亮,谁有了什么事一定是第一个找对方倾诉告知。他们在冰冷如寒窖毫无人情味的娱乐圈里互相取暖。

而马伯骞在开场表演里的那回头一望我猜他都忘了自己是在潮音的舞台而不是在明日之子的舞台。即使他明白,但他的身体还仍旧记得,有一个人会一直在他的身后给他支撑,和他一起完成一部最好的作品。

下意识的动作永远不会骗人。

就仅仅是节目组无意的几个镜头,也并没有特意突出些什么,但是我们就是能看到站位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坐在一起讨论的时候,他们两个总是在一块儿的,甚至就连开个门都要对视一眼,你说你还怕别人不知道你俩这默契度?

再然后就是节目的最后,大家都散场了,只有马伯骞一个人站在舞台上不知道在沉思些什么,也只有周震南回头去找他,他一定是感受到了马伯骞的低落,虽然是短短的一天半,马伯骞还是会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感到伤心,也会为别人而遗憾,他的情绪,周震南能察觉到。

谁都讨厌离别,但是周震南的第一反应却是转过身去找马伯骞,伸手想去安慰但是忘了自己也哭得眼睛通红。

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我总是怕他们会忘记曾经的那些,但是有些东西不是想抹就能抹掉的。

其实一点也没变,周震南还是能一秒感知到马伯骞的情绪,马伯骞的眼神还是会不受控制地飘向周震南的方位,他俩还是像是磁场一样地互相吸引。就算在舞台上不是搭档,但是下了台,他们依旧是soulmate。


—————————————
不写完就睡不着,有互动才有产出嘛

小星星

喜欢!

你猜啊:

你要知道,在众多孤星之中总有一颗属于你的星球。

即便藏在众多孤星之中,他还是找得到你。                          


                                                                                              


 “他们居然给你戴大红花哈哈哈哈哈,这不是人家结婚时候戴的吗?”马伯骞捧着手机乐得不行,连原本在窝里睡觉的面包都被吵得急得在沙发旁转个不停。

“我也不知道节目组怎么想的,成年了跟个结婚一样。”

“不过戴着还有点好看。”

“你要是喜欢,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也搞个给你戴戴。”

空气突然凝滞,原本还能听到马伯骞疯了似的笑声突然冷静下来,房间里只剩下手机里节目的声音,马伯骞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冷冽,“我和谁结婚。”一个陈述句,不像是在问周震南。

“我管你和谁。”周震南仍旧低头看手机,头发挡住他的视线,让马伯骞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周震南是知道的,马伯骞什么情绪他都能感受得到,但是话都说出口了也收不回来,“算了,我回家了。”

“你急什么。”马伯骞低沉着嗓音问他,周震南都没来得及起身就被连人带抱枕地打横抱进了卧室。周震南猝不及防地被吓得抱紧了马伯骞的脖子,好不容易才重启了自己的语言系统,“你干嘛?”

“干你。”言简意赅。

“啊?”周震南脑袋里一边空白,眼睛终于从头发中露出来呆滞地看着马伯骞。

马伯骞停下脚步,两眼死死地盯着周震南,一字一顿的说,“让你知道我要和谁结婚,免得你瞎说。”

面包做了好多年单生狗,在外面也跟着傻子似的左闻闻右嗅嗅谁也不关心,他的狗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刚刚还吵得不行的人怎么突然抱上了。它眼睁睁地看着马伯骞抱起周震南,又犹豫地看向茶几上的手机和走向卧室的马伯骞,抬起自己的小短腿跟着上去。卧室门被“嘭”地一声关上,它蹲在门口傻眼,愤怒地嘲里面吼叫。

马伯骞将周震南放倒在床上,没给他任何缓冲的时间就压下去吻他,他用完全控制的姿态撑在周震南上方,一只手将他的手腕压在头顶,用啃咬的力气去吻他。

周震南总是用本事撕破他的伪善,让他的理智烧得渣都不剩,只想让对方乖乖地待在自己身边,让他往东,就不敢往西。

周震南从小娇生惯养,皮肤光滑细腻,摸上去凉浸浸的,虽然体形削瘦,却不像青春期少年一样瘦得嶙峋,也不像马伯骞一样肌肉都绷紧在骨头上,他的身体看上去匀称柔软,让人看一眼就舍不得移开。

周震南被顶得半个头都在床沿外,闭着眼睛红着眼角承受着马伯骞的撞击,因为害怕摔下去不得不紧紧搂着马伯骞的脖子,一双手臂雪白雪白的,唯有指尖和手肘透着淡淡的粉,全是被快感逼的。

马伯骞拖着周震南的后颈毫无章法地顶 弄,事后才调整姿势让人踏踏实实地躺在床上。周震南全身无力地陷在被子里,膝盖和脚趾尖都晕出诱人的桃红色,和他手上的颜色一样。

周震南好不容易才能好好休息,没由来地想起之前马伯骞无数次在众人面前把他推开,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把他宠得没边,他呼吸一窒,觉得自己从心间开始蔓延丝丝落落的疼,眼角不受控制地流眼泪,晕在被子上随后又消失不见。马伯骞抚上他的头发,发现他眼里正湿漉漉地泛着水光,不敢与自己对视,睫毛也难过地垂了下去,一眨眼,就有眼泪滚下来。

马伯骞立马有些后悔了,他脾气太急,周震南的眼泪就像一滴滴硫酸一样落在他的胸口,每一滴都能烧出一个洞来,马伯骞是真的觉得生气,那种明明人就在身边却怎也抓不住的无力感,积累久了总会爆发。

周震南的眼泪到底还是有些震慑作用,因为周震南的胡话而冒的怒火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放柔了语气,“你哭什么?”

“我…我没哭。”周震南到现在还嗑嗑巴巴地顶撞他,话也说不拢,就是不愿承认自己的软弱。

马伯骞到底还是没狠下心再说些什么,把周震南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压在他的身上,“好,你没哭,那你知不知道我哭了?”

“?”周震南满眼迷茫地看着马伯骞,明明马伯骞就很凶啊,根本没哭。

“我的心哭了,你怎么可以说那种话,我和谁结婚,我只想要你一个人,我和谁结婚?”马伯骞轻轻颤颤地去亲他的嘴唇。

周震南低垂着眼睑,依旧沉默着。

总觉得不太真实。从几年前认识他到现在,一切都像梦境一般。

“阿南,你要我吗?”马伯骞抵着他的鼻尖,两个人的气息相融在一起,他用几近卑微的语气又轻声问。

“阿南”不过是一个略亲密的叫法,从小到大,他家人就是这么叫他的。可这两个字一碰上马伯骞的声音就像有魔力似的,“阿南,阿南”一声一声地打在他的心头,每次都要在他的耳边和心上来回好久,愈发滚烫。

马伯骞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喊过他了,他总是回忆着刚开始马伯骞这样喊他时听到的那种感觉,几乎已融入到血脉,今天猝不及防再一次听到,周震南又不争气地掉眼泪。

“要。”他应允地回答,无法不遵从自己的内心。

他也只要他。

他也期待过很多。

他也想要像其他同学一样,放学了就有爸爸妈妈在门口等着;考试得了满分可以得到表扬;比赛得了好的名次可以有鼓励。或许也会有童话书里说的那样,会有睡前故事,会有晚安吻,可以偶尔闹脾气,可以不听话。

这些他都没有。

可是他有马伯骞。

他终于等到了。

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能够照亮他整个灰暗人生的星星。                                                                                       


 



“被爱的人不知道,他的拥抱堪比满天星光”


————————————————
小车也许会迟到,但永远都不会缺席。

【签证】拥抱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管这就是真的!

橘砸酒:

拥抱


OOC


录音棚不大,塞满了夏天卷来的热气,黑布死气沉沉地挂在那儿,制作组乌泱泱一片在镜头后面忙碌。


周震南坐得端正,背挺得板直,手上动作却多,指尖绕着衣摆上的流苏时不时轻扯一下,心思早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外国友人看着徐明浩按照台本把合作嘉宾引进屋来,那人长得俊秀,但并未出现在自己的记忆中过。他带着笑轻轻撞了下周震南的肩膀,把人从神游中抓了回来。


他还未转过头去招呼那位并不相识的嘉宾,没来得及收回停留在周震南脸上的目光倒是把后者眼里一闪而过的害怕抓了个透。


害怕?这可不是会出现在自己十八岁合伙人脸上的情绪。


周震南擅长笑,再尴尬的场合也能和伍嘉成打着配笑得牙不见眼,在这个四不像的“比赛”中最外露的情绪就是开心。有纠结、失落、兴奋、恰到好处的愤怒,他的情绪收放自如,半月下来唯独不见害怕,像是对一切都游刃有余,沉稳得过了头。比起大草原上意气风发的小狮子,他更像是阴冷草丛中盘曲的蛇,吐着信子,伺机而动。


金samuel勾起嘴角,朝着新来的嘉宾熟练地做了个自我介绍。对方先是用中文回他,后又添了句流利的英语。


哦,他叫马伯骞。




马伯骞有数月没看到周震南了。事实上巡演结束后他们就不再有什么长时间的交集,两个人天南地北地飞,沉甸甸的工作结束后发一条微信都算是奢侈,更别提一起去那里放松放松心情。


他在深夜失眠,闲的蛋疼把他和周震南的关系梳理了一遍。同事、兄弟、朋友。能同时担起这三个身份的人两只手都数不完,他却没办法再给周震南摆上什么位置,明明……明明他应该是最特殊的那个。


在他为这些工作之余悄然冒上来的想法苦恼时,接到了一个也不知算不算好消息的消息。


他要出演潮音战记,有周震南的那个。





周震南细数出道后的小一年里自己有没有什么情绪失控的地方,思前想后对照着偶像的标准毫不吝啬地给自己打了一个A,洋洋得意地确认:没有。


下一秒成绩单就被撕碎。


马伯骞走进来了。挟着加入新节目的生涩和兴奋,礼貌地和每一个人打招呼、握手,微笑。在看到同公司的师哥时也不掩熟稔和欣喜,一切都恰到好处。


马伯骞的出现像一把匕首,直截了当地割断了他控制神经的线,撕裂了他营造的表象,毫不留情地点破他深藏内心的那点敏感不安。


他几乎是害怕了,这确实是害怕。


害怕马伯骞摆上那个恶心的标准化微笑,害怕马伯骞对着他一板一眼地介绍自己,害怕握手,他现在手心沁了一片薄薄的汗,害怕旁边的人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说,“你们认识呀!”


他看着马伯骞朝他走来。他脸上挂着笑,身体却僵硬得一动不动,手指微曲,掌心出汗,就像是被黏在裤缝上,没有丝毫要挪动的痕迹。他不自觉地咬着牙,舌头顶着上颚,眼睛快速地眨动。


他的心毫无节奏感地快速敲打着胸膛,力度之大简直要蹦出来一样。屋里的热气好像又上升几度全全包裹着他,他口干舌燥,舌头不自觉地划过嘴唇。


下一秒,他被拥入怀中。


迎接他的是另一颗过速的心跳和一声低语,


“南南。”




他发烫泛红的脸颊贴着马伯骞的脖颈,而马伯骞环抱这他。他们不动声色地享受着短暂的拥抱,默契地放开彼此。


金samuel看见周震南绽开一个半月来他看过的最真实的笑,又说,“欢迎马老师!”

恋爱的酸臭味【签证cp/一发完】

好甜鸭😆😆😆😆😆😆

Painkiller:


  • 一个无脑小甜饼


  • 来自一个迟了一年多的老人家的小甜饼


  • 是小伙伴安利的所以来写


  • ooc预警


  • 然后两位小哥哥聚是一团火 散是满天星



=============================


01   我可能不应该在这里


       人啊,恋爱谈多了,整个人身上都会泛起酸臭味,然后自己还不知道,带着自己的小男朋友到处跑,恨不得别人不知道他恋爱了。


       比如,某只傻不拉几的哈士奇。


       “诶我跟你们说我们家阿南啊,今天抱了我一下喂!!!”


       “阿南你不要看他,看我,看我呀!”


       不好意思请你把他带走,不好意思我们快瞎了,不好意思我饱了,狗粮您自己好好品尝谢谢。


       比如,某只傲娇但是被宠上天的加菲猫。


       “哦,那个...我把马沙拉带来了,让他付钱就好。”


       “马老师在家里无聊我就给他带过来了,而且他抱着我一定要我带着他不然不让我走。”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请你把你扬起来的嘴角按下去,不好意思你觉得我们很希望看你们两个现场撒糖吗,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什么来付钱的,哦,等付钱再出现就好了。


       结果当这位哈士奇先生准备掏钱包付钱的时候,这位加菲猫先生按着他的手说:“你们都自己付——马伯骞你觉得你很富哦?”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要我给你回放一下吗?


       哈士奇先生朝着加菲猫先生忽然笑了一下,加菲猫先生愣了愣,哈士奇先生已经把钱付了。


       加菲猫先生拽着哈士奇先生的狗耳朵扔到了出租车里,留给某位真单身狗一个冷漠的背影以及扬尘而去的车,这位万年单身狗嘛,你们可以叫他红娘口口,嗯,大名吕泽州,可以了解一下,有什么姻缘需要撮合的尽管找他哦~


       不好意思是你先约的我诶,那么所以打车钱都是自费的吗?请问你这位亲爱的男朋友先生是来干嘛的?虐我的吗?...我去,你们两个在一起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想当年还是本红娘我介绍你们认识的嘞,就这样抛下我啦,歪?歪!


       口口在汽车尾气中随风凌乱。


       加菲猫先生生气了,然而哈士奇先生显然没看出来他这位小娇妻闷闷不乐,坐在车上,脑袋蹭蹭加菲猫先生的肩窝子,加菲猫先生怕痒,想狠狠地砸一下脑袋,可终究是舍不得,只得轻轻地推开他的脑袋:“别碰我。”


       哈士奇先生的尾巴忽然晃了起来:“南南吖,阿南,南南~”


       加菲猫先生表示自己虽然已经被治愈了但是还是要面子的,毕竟在外面。


       “自己一边待着。”


       哈士奇先生觉得面子还是老婆重要,充分发挥自己凑不要脸的特质,又是抱抱又是亲亲,加菲猫先生虽然表面上抗拒了一下,但是还是屈服了,靠在哈士奇先生的肩上伸了个懒腰,闭上了眼,本喵要睡觉啦!


       哈士奇先生日常盯妻ing。


       出租车司机叔叔表示: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


02   哈士奇先生生气了


       哈士奇先生是妻管严,什么都依着加菲猫先生,什么都让着加菲猫先生,一句重话都舍不得对加菲猫先生说,啊,什么,床上,咳咳,另当别论,另当别论嗷。


       但是,今天哈士奇先生生气了,他表示后果很严重。


       加菲猫先生是真的不想理他,不就是他下班等他来接他的时候,跟自己的同事揽着肩说笑了几句,哈士奇先生上来就把他甩到身后,力气贼大,但是还是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一路上握着方向盘沉闷着脸。


       加菲猫先生实名心疼那个快要被掐爆的方向盘。


       结果到家了,哈士奇先生帮他打开车门,说了句“我生气了”然后黑着脸走开了。


       加菲猫先生表示被萌到,可是生气什么的,太幼稚了吧。可能他不记得哈士奇先生在没收他洋葱圈以后,他在房间里生了整整一天的闷气,最后还是以一顿火锅而告终。


       哈士奇先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个人扒着门,耳朵贴在门上,他生气了!他要哄他!他才跟他好!


       加菲猫先生一点要去敲门的意思都没有,换上拖鞋,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音量开到最大。


       哈士奇先生真的要被气哭了,他现在是生气了吖!他都不哄他!他自己去看电视了!


       哈士奇先生一蹬被子,人生在世不称意,一觉睡醒全都好!


       加菲猫先生光着脚丫子,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间门口,将脸也贴在门上,房间里传来床动的吱吱呀呀的声音,加菲猫先生已经想象到那位哈士奇先生把头蒙在被子里在床上打滚的样子了。


       哈士奇先生失眠了,哈士奇先生很挫败,哈士奇先生的耳朵耷拉了下来,走到门口,准备开门,就听见加菲猫先生道:“马伯骞,吃饭了!”


       小尾巴一下子摇了起来,你看你看,加菲猫先生还是在哄他的!!!


       “你做饭啦?”哈士奇先生故作镇定地走了出来。


       “没有,等你做。”


       加菲猫先生翘着二郎腿,将电视的音量调低了。


       哈士奇也是有脾气的!哈士奇先生也往沙发上一躺:“我不做!”


       加菲猫先生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哈士奇先生身边,蹲了下来。


       “你干什么?我跟你说,色诱是没用的,没有!”


       加菲猫先生在哈士奇先生的嘴唇上轻轻点了一下,道:“马老师我饿了。”


       好了,我们让哈士奇先生缓一缓,这位先生的尾巴已经翘到天上了,整个人沉浸在粉红色泡泡里。


       “好的,阿南我给你去做,你要吃什么吖?”


       嗯,哈士奇也是有脾气的。


03   一块小饼干引发的惨案


       加菲猫先生忽然喜欢上吃蔓越莓小饼干了,就是楼下零食店里零售价40块钱一斤的软软的小饼干,一口咬下去就是,满满的蔓越莓。


       哈士奇先生最近在减肥,因为他的八块腹肌有要九九归一的趋势。“哎呀,吃嘛~”他觉得要是加菲猫先生再这样撒娇...他还是会吃的。


       所以,家里就出现了一个天天买一大袋子小饼干,一个天天把这袋子饼干藏起来,哈士奇先生觉得,既然自己减肥了,就应该带着加菲猫先生保持完美身材。


       加菲猫先生甩给他一个老子不屑于的眼神,被哈士奇先生完美无视。


       “马伯骞你放下我的饼干!”


       “不放!阿南你知道一块饼干的卡路里有多高吗?你知道一块饼干给你的脂肪你要做多久有氧运动才能抵消吗?”


       “不想知道!”


       “那我告诉你!要......”


       “马伯骞我劝你闭嘴!”


       “南南你是公众人物,不能这么吃!”


       “不是说好你赚钱养家,我貌美如花的吗?”


       “你觉得你胖了还能貌美如花吗?”


       加菲猫先生忽然停下了自己的爪子,默默停了一会思考了一下人生,道:“我觉得还能。”


       哈士奇先生无法反驳,因为他也是这么觉得的。


       “那......那我每天就吃一包行不行?”


       哈士奇先生难得看到加菲猫先生的尾巴摇了摇。


       “嗯!只能一包啊!”


       “是!”


       加菲猫先生表示,一天就一包,不可能的好吗?!


       加菲猫先生趁着哈士奇先生出去了,开始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啊哈,放床底下了。


       加菲猫先生颇为满足地抓了一手小饼干,摊在了沙发上,吃完就扔掉包装纸,哈士奇先生肯定看不出来的!


       如果加菲猫先生真的这么做了,哈士奇先生可能真的不知道,可是我们的加菲猫先生,吃饱喝足,在沙发上倒头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哈士奇先生。


       “吃了几包饼干?”


       “就多吃了一包吖!”


       “一包啊?”哈士奇先生从身后拿出来一手的包装袋,“来我数数,一个,两个......六包!周震南你出息了?”


       “我.......”加菲猫先生的耳朵耷拉下来。


       “真的这么想吃?”


       加菲猫先生闻言抬头,眼睛冒着星星。


       “那你吃吧。”哈士奇先生还是心软了。


       “真的?”


       哈士奇先生看到了加菲猫先生摆来摆去的尾巴。


       “嗯,多加一个小时有氧训练。”


       加就加嘛!


04  就这样一直到老吧


       哈士奇先生牵着加菲猫先生坐在一大片草地上,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去,天空被染成好看的红色。


       加菲猫先生忽然双手合十,闭上眼。


       哈士奇先生看着他许完愿,问道:“许了什么愿望?”


       加菲猫先生抱住了哈士奇先生,道:“说出来就不会实现啦!”


       “没关系!天不帮你实现,我帮你。”


       加菲猫先生凑到哈士奇先生耳边:“我希望,我们就这样,一直到老。”


       哈士奇先生用了一个吻做回答。


       白首不相离。